探討移工未被公平對待,的確是個談了又談的老議題。

但是,當我們在南方澳斷橋事件中,再次見到移工死傷嚴重;當我們在職災事件中,見到移工被化骨水噴濺殞命,不難發現移工權益問題始終存在。

自從台灣政府在1990年以專案方式引進合法移工開始,截至2019年5月,在台移工人數達到70萬人,總人數已經超過竹、苗、雲、嘉、宜、花東等各地方縣市人口;若把移工人數換算成投票數,足以選出數個地方縣市首長。

然而,移工終究沒有選票,在政治人物眼中甚至是「鳳凰都飛走了,進來一堆雞」的「雞」。

此次,壹週刊從近年在移工界最被詬病的轉職「買工費」(在台轉換工作再度被收取的仲介費)出發,探討為何台灣政府明明規定不得收取買工費,卻接連有移工跳出,控訴為了想繼續留在台灣工作,而被收了高額款項?讓他們除了先前在海外被收取的仲介費之外,再被收取一次買工費,形同一頭牛被剝二層皮。

議題中,我們採訪到三位曾被收取買工費的移工,他們最後甚至逃跑、失去身分,處境令人同情。因為,對於未來仍充滿不安,三位移工都要求不要露臉。

然而,凡事都有不同立場,我們也回到仲介與雇主角度,探討「仲介雇主是否都是壞人」,進而發現也有雇主把移工當成家人,甚至飛往千里之外探視。若從天秤二端來看,移工與「惡」的距離可近可遠;運氣是決定距離的砝碼,關鍵在於是否「遇人不淑」。

如何解決買工費問題?如何讓移工不再被命運擺佈?除了更加完善的制度建立,也許,更重要的是,我們都能發自內心的認同—他們是移工,不是雞,他們也是人。

監製:陳建勳
製作人:謝祝芬
採訪/撰文:謝祝芬
攝影:賴興俊、許鴻財、蔣煥民
剪接後製:賴興俊
設計:許哲源

為養失明母親,他賣地來台卻換來一身債……

來台10天被雇主趕走,她為賺回20萬仲介費逃跑……

仲介以阿拉之名行騙,他莫名失去身分……

自從2016年政府廢除移工「三年出國一日」規定後,移工們都以為,他們不用像過去那般,每申請一次來台就要繳交一次海外仲介費。但他們錯了,路的前頭,還有買工費橫著……

經過二個月的計畫,李牧宜和媽媽果真飛到印尼。從一般的柏油路,開到泥巴地,前後大概開了八個多小時才抵達移工安妮的家;三年後,家裡的第二任移工返國,她們再次轉機再轉機前往探視。母女因此成了許多人心目中的雇主典範,然而,李牧宜卻有不一樣看法………………

但找工作管道不透明,他們只能口耳相傳買工作,形成買工費的產生。若從工作種類來看,看護工和漁工屬於冷門工作,要價從5千元到3.5萬元台幣;廠工最為熱門,最多有人曾付出10萬元台幣,就為了買一份工廠的工作

在韓國的移工不用在海外先付出高額仲介費,所以他們會願意為了能在韓國工作而付些介紹費用;但來台移工是因先前付出的仲介費成本太高,賺的錢大半要付在仲介費上。如果不付買工費,期滿就要回國;回去後要再付好幾萬仲介費來台,因此儘管再不願意,都只能付錢買下一份工作……

雖然移工輸出國會訂定合法的收費標準,但移工實際被收取的費用通常高出許多,「仲介業會被詬病,就是因為移工在母國必須要付出一大筆仲介費,即所謂海外款。」美家人力資源公司總經理許家畯強調不是所有仲介都會收海外款,合法仲介更不會收買工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