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地賠款異鄉人2】
來台10天被雇主趕走 她為賺回20萬仲介費逃跑
給錢買機會,阿雅以為終於可以好好工作,沒想到事與願違。「我跟公司簽的是基本薪資契約,但進去後,雇主改口要以產能計算。」為了賺錢,阿雅拚命加班,每天工作十四個小時,但拿到薪水時,她完全被嚇呆了,「第一個月只給我九千元,第二個月只剩七千元。」……

逃跑移工阿雅(化名)在逃跑之前,所付出的仲介費加上買工費,將近20萬元。

「我好幾次想回越南,但我和先生是在台灣辦婚禮,在越南還不是真正的夫妻,依照越南文化,我不能住娘家,也不能去先生家住,所以現階段我只能留在台灣,而且我之前貸款付了6千美金(約台幣18萬元)仲介費、等4個月才來到台灣,之後又付了3萬元買工費,一回去,這些錢就泡湯了。」越南移工阿雅(化名)壓低帽緣,不希望鏡頭拍到她的正臉,因為,她成為逃跑移工有些日子了。

為什麼要逃跑?阿雅說,自己真的是走到最後一步,實在沒辦法。。

來台10天就被資遣

她會來台灣,是因為先生(當時的男友)在台灣工作,希望她能一起來。「來台仲介費,一半是我老公給我,另一半是家人幫忙貸款。」尚未賺錢就要先付出高額仲介費,阿雅原本也很猶豫,但越南仲介告訴她,每個月可以賺很多錢;她算了算,若照仲介所說,前二年把仲介費還掉,後面一年就可以攢些錢。

但她才到台灣十天,就被資遣了。「會被資遣,是因為我晚回宿舍,仲介要求我簽寫違規警告單,要罰我1千8百元,但我拒絕,一個星期後,仲介就要我整理行李回去越南。」她解釋晚歸的理由,「宿舍又悶又熱,沒電扇沒炊具,還有很多蚊子,我請仲介帶我去採買,仲介都說沒空,我只能等到假日到外地找先生帶我去買,所以才會晚歸。」

被資遣後,阿雅投靠進新竹阮文雄神父設立的越南外勞配偶安置辦公室,「我在那兒待了四個月,雖然吃住免費,生活費有先生支付,但還是很想趕快找到工作;可是仲介只要聽說,我待過阮神父那兒,就不要用我了,因為他們拒絕曾被人權團體安置的人。」

阿雅買工卻換來非法工作機會,想到還有大筆仲介費買工費要償還,她選擇逃跑。

買工只換來非法工作

阿雅不死心,透過網路找到新仲介,「我去看工作時,出現三位仲介,一位男仲介跟我要4萬元台幣的買工費,另一位越南女仲介說要3萬元,還有一位台灣女仲介也要3萬元,我實在沒有錢,只能給二位女士各1萬5千元。」給錢買機會,阿雅以為終於可以好好工作,但事與願違。「我跟雇主簽的是基本薪資契約,但進去後,雇主卻改口要以產能計算。」為了賺錢,阿雅拚命加班,每天工作十四個小時,拿到薪水時,卻完全被嚇呆了,「第一個月雇主只給我九千元台幣,第二個月更誇張,只剩七千元台幣。」

她向仲介要求換工作,仲介把她帶到另一家工廠,並提醒「如果有警察來,自己負責」。眼看在台轉換工作期限快到了,她沒有選擇,只能硬著頭皮留下來工作,「但工廠提供的宿舍竟然是男女同寢,男男女女擠在一起睡,我去時已經沒有位置,只能睡在門口。」

紛亂狹小的房間令人難以忍受,阿雅再向仲介反應,仲介反嗆她:「你都找不到工作了,還那麼挑。」她知道自己不能再依靠仲介,於是要回證件,返回阮神父辦公室。「回到阮神父辦公室後,我還是每天去找工作,但時間一天天過,很快轉換工作期限就到了。」怎麼辦?她嘆了口氣,「我只能逃跑呀,不然就要被送回去了。」

活在心驚膽顫當中

逃跑後的阿雅,躲在朋友介紹的地方工作,因為在台居留時間已超過轉換工作期限,當然也成了非法移工。

阿雅的聲音壓得很低,一直強調:「我也不想做違法的事,因為一逃跑,健保那些權益就都沒有了,而且很怕被警察撞見,連買東西都請人家幫忙,每天活得心驚膽顫,誰想過這種日子?」

關於未來,她暫時不去想,多想無益,她只能逃到賺回仲介費和買工費的那一天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