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大學文化研究國際中心博士後研究員陳炯志認為,買工費的產生與工作機會大部分握在仲介手上有關

【學者看問題】
從韓國直聘制度 看台灣仲介與買工
在韓國的移工不用在海外先付出高額仲介費,所以他們會願意為了能在韓國工作而付些介紹費用;但來台移工是因先前付出的仲介費成本太高,賺的錢大半要付在仲介費上。如果不付買工費,期滿就要回國;回去後要再付好幾萬仲介費來台,因此儘管再不願意,都只能付錢買下一份工作……

「談移工的問題,就不得不承認他們其實是被刻意剝奪了某種權益的人,因為他們沒有投票權,聲音就難有力量。」交通大學文化研究國際中心博士後研究員陳炯志長期研究移工議題,提及台灣移工的處境,一針見血指出根本。

針對近年移工被收買工費的現象,去年曾到韓國實地研究「仲介國對國直聘」制度的陳炯志說,雖然韓國因為採用國對國制度而少了仲介,但實際上檯面下也產生非常多的私人仲介,「當我訪問那邊一些NGO組織時,他們告訴我,附近路口就有好幾家仲介,『如果你想要工作,明天早上你就可去排隊報名』。」

為何在台移工急付買工費

他在韓國觀察到,因為要進到韓國工作不容易申請,因此當地有大量的無證移工,彼此的社會網絡非常強大,「柬埔寨、俄羅斯、越南各有各自國籍的社群網絡,當中有些人脈比較廣,就專門介紹工作。」通常中間人介紹一次工作,大概是收取三百到五百元美金。這雖是一種非法方式,卻吸引不少跨國遷移者買單。

但陳炯志不認為上述現象可以和台灣的買工費問題畫上等號,因為進入韓國的移工是以語言和申請為門檻,而台灣是以仲介費為來台通道,二者基礎不同。

「在韓國的移工不用在海外先付出高額仲介費,所以他們會願意為了能在韓國工作而付些介紹費用;但來台灣的移工是因先前付出的仲介費成本太高,來台灣賺的錢有大半要付在仲介費上。如果不付買工費,期滿就要回國;回去後要再付好幾萬仲介費來台,因此儘管再不願意,都只能付錢買下一份工作。」他如此分析。

尤其,來台移工渴望續留台灣的急切心理,往往給了不法仲介機會。陳炯志說:「可以思考的是,移工期滿轉換工作的期限有沒有機會改變,或是在有但書的情況下延長。如果有其他可能性,也許移工就不用急著付出這幾萬元的買工費。」

移工來台前被收取的海外款相當高,究竟誰拿走了錢,海外仲介說是台灣仲介拿了大部分,台灣仲介則都否認,形成羅生門。

政府角色應該介入更多

陳炯志進一步指出,在他前往菲律賓進行仲介研究時,許多人問他:「為什麼台灣是一個這麼奇怪的勞力接收國,仲介費之高幾乎僅次於歐美國家。」許多人都告訴他,他們想來台灣,但是要來台灣所要付的仲介費真的很貴。

為何來的移工會被收取高額仲介費,答案一直是個羅生門?海外仲介說是台灣仲介要拿一部分,但台灣仲介都否認。

但不能否認的是,買工費的產生與工作機會大部分握在仲介手上有關。不過,陳炯志認為,現階段仍難直接把韓國移工直聘制度複製到台灣來,「台灣的雇主很習慣有仲介居中協調,除非慢慢熟悉,否則台灣雇主應該不希望往這個方向去改變。」國對國直聘究竟在台灣可不可行?他認為,「至少不會這麼快。」

有沒有從韓國學到的借鏡?陳炯志認為,政府角色應該介入更多,「不管是引進或是期滿轉換,如果在勞力輸出國和輸入國能更密切合作,讓仲介的角色淡化,當移工想要轉換工作,有管道到勞力輸出國的辦公室去辦理,他們就不用到處去找,類似買工費的問題也許就能減少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