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剝了移工兩層皮】
仲介費加違法買工費 移工未賺錢先負債
自從2016年政府廢除移工「三年出國一日」規定後,移工們都以為,他們不用像過去那般,每申請一次來台就要繳交一次海外仲介費。但他們錯了,路的前頭,還有買工費橫著……

「因為工作都掌握在仲介手上,我認為我付了五萬五千元,等於我已經可以繼續在台灣合法的工作,結果我的身分卻變成非法,我覺得很傷心,希望台灣政府可以幫幫我……」

繼仲介費而來的買工費

一場記者會上,印尼移工阿多在人權團體聲援下,控訴自己在第三年工作期滿之後,想要轉換工作繼續留在台灣賺錢,卻被非法仲介所騙;被收了錢卻被帶去沒有聘僱許可的地方工作,因此失去了身分,只能住進安置中心等待平反。

印尼移工阿多日前在人權團體聲援下,控訴自己付了買工費卻被騙成為非法移工。

阿多被騙走的錢,就是這二年在移工圈引起許多糾紛的「買工費」。儘管台灣政府規定仲介不得向轉換工作的移工收取費用,但像阿多這樣的案例並非唯一。

自從2016年政府廢除移工「三年出國一日」規定後,阿多和其他移工都以為,他們不用像過去那般,每申請一次來台就要繳交一次海外仲介費。但他們錯了,路的前頭,還有買工費橫著。

所謂買工費

買工費即是移工轉換工作時,再次被仲介或介紹人違法收取的費用。 2016年政府取消移工「三年出國一日」的規定,同時建立「期滿續聘」與「期滿轉換」機制。

根據《就業服務法》規定,移工在台工作3年期滿後,雇主得委託仲介公司辦理期滿續聘或轉聘作業,仲介公司可向原雇主或新雇主收取不超過移工第1個月薪資之登記費及介紹費,但不得向移工收取仲介費或買工費,違者可依法處10倍至20倍的罰鍰及1年以下停業處分。

原本,想要期滿轉換的移工,若能在規定期限內找到符合規定的新雇主承接,便可留在台灣工作,一位移工最長可在台連續工作十二年,但事實上移工被收買工費的狀況層出不窮。

人權團體怒控 仲介另有說法

若海外仲介費是移工被剝的第一層皮,那麼,買工費就是他們被剝的第二層皮。

由於能夠自行找到工作的移工有限,為了留在台灣工作,移工開始付錢買工作,收取的買工費仲介或介紹人也在檯面下橫走。MENT(台灣移工聯盟)成員吳靜如指出:「我相信其實勞動部也都知道這些移工要交買工費,買工費甚至要交台幣二萬到九萬元這麼高。」

三年出國一日政策取消後,想要留在台灣工作的移工不少,但想要工作並不是那麼容易。

但台中美家人力資源中心總經理許家畯強調,「並不是所有仲介都收買工費,像我們這樣的合法仲介根本不敢收」。

他細數政府規範台灣仲介能收的費用,「首先台灣仲介不能收海外款,再來就只能收三年的服務費,第一年每月一千八百元、第二年每月一千七百元,第三年每月一千五百元,期滿後續聘都是每月一千五百元。」

「一個遵守法規的仲介,在買工費議題裡是沒有任何角色的,因為原本就不能收海外款,所以移工回不回國都沒有差。」但許家畯也承認聽聞仲介或介紹人收買工費的案例,「對有收海外款的仲介公司來說,過去移工只要回國再辦一次來台,就有名目再跟他們收一次費用,現在移工不需要回去了,仲介公司就覺得損失,就覺得若要幫你再找一個工作,幫你轉換,那你就必須付我買工作的費用。」

如此狀況,勞動部不是不知。勞動部勞動發展署跨國勞動力管理組組長薛鑑忠表示:「媒介工作是需要經過許可的,因此勞動部近期也啟動買工費的專案查察,不管媒介者的身分是本國人、新住民或移工,只要有違反法律都是要受罰。」

行走偏鋒的仲介或介紹人收取買工費方式五花八門,而且懂得如何規避。

收取買工費方式五花八門

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行走偏鋒的仲介或介紹人收取買工費方式五花八門,而且懂得如何規避。通常,收款的仲介不會留下公司行號資訊,而是約在便利商店等公開場合以現金交易,以免下匯款紀錄;若是匯款,也常以人頭代轉。

安置各國家移工的天主教新竹教區移工庇護中心就處理過仲介讓移工背黑鍋的案例。

該中心督導聶永莉說:「有八個移工本來都是看護工,想一起轉到工廠工作,仲介就跟他們說你們必須要付買工費。他們當中只有一個人有帳戶,所有人就把這些錢交到這人手上,再由他代表把一筆錢轉給仲介。」

結果仲介只給了匯款的人新工作,其他七人的工作全沒著落;他們一氣之下聯合起來告匯款人,聶永莉說:「向我們求助的是這位匯款人,他覺得很冤,收錢的人是仲介,其他人卻覺得他與仲介聯合起來詐欺。」

究竟是誰讓買工費產生

買工費的產生究竟從何而來?MENT(台灣移工聯盟)成員吳靜如認為是政府設立的移工就業服務轉換系統成效不彰。「在我們抗議之後,就服站網頁終於從完全中文改成多語,可是工作機會仍把持仲介手中,移工根本無法在那邊找工作。」

她以阿多為例,「管道不透明,移工只能口耳相傳找仲介,像阿多就碰到敢以阿拉發誓的仲介,說絕對不會騙他,結果一路騙到底。」

對於買工費是否全因政府效能不彰,勞動部勞動發展署組長薛鑑忠持不同看法,「其實語言才是一個關鍵,多數移工很難自行跟雇主溝通,外界之所以認為就服網上的資訊都被仲介把持,是因雇主多半委託仲介,因為移工若自己打來應徵,雙方可能要先克服語言上的問題,因此雇主才都傾向委託仲介。」

不過,薛鑑忠也認同移工轉職管道透明化的必要性。他指出,政府設有「1955」三方通譯專線,移工若有需求可以透過此管道解決;另外,勞動部也將成立公益就業服務機構,希望結合民間力量的媒合,讓移工轉職管道更加透明。

來台移工付出勞力的背後,常被高額仲介費、買工費壓得喘不過氣來。

只是長期以來,移工們離鄉背井,來到台灣造橋鋪路,甚至代盡孝道。但付出勞力的背後,不少移工卻又被高額仲介費、買工費壓得喘不過氣來。

究竟是誰剝了他們兩層皮?是人?是制度?

其實他們的心願很簡單,就像印尼阿多說,「我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可以合法工作,賺錢養活家庭。」